一言不合就battle,西北音乐是我们的本土老说唱 | 反向流行#2

创业资讯 阅读(1935)

1bbbc229f0348289617d7c7144919f4b.gif

dd053f0b2d89a64c4aea1c69c94dfa08.gif

一个关于说唱歌手自由泳的小视频会来找你。但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甘清宁地区的老叔叔比美国街头的黑人兄弟更远,远离中国西北部的另一边。有兴趣的读者也可以阅读我们以前的推文《会有那么多中国人,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河长什么样子吗?》

那他们怎么打架? Suyang会在一个反向流行的节目中告诉你吗?

#这是节目

^反向人气#2中国老说唱

在逆向流行的第二阶段,老摇滚乐手苏阳和导演杨志轩带着一部音乐纪录片《大河唱》与我们聊起了当地的民间说唱艺术。

#这是节目时间线

01: 00如何工厂矿山儿子苏阳进入坑西北民歌05: 00拍《大河唱》,沿黄河波浪12: 40马克思说民歌是唯一的历史传说和编年史15: 10民歌其实非常现代,非常开放,特有的营养20: 10“非遗产”没有进入博物馆,但也在该国疯狂增长

#这是今宾宾

e56887f8ae37fe65518531aa3c1c064e.jpeg

*友情提醒:以下文字内容更适合节目音频消费

“民歌”怎么会更好奇?

如果今天的流行音乐如此无聊,《乐队的夏天》恐怕看起来不那么好。《乐夏》“振兴”一波新老乐队,多样化的转型也让摇滚音乐淡出“神话”,炒出“走出圈子”。其中,有一位来自粤北镇北部的年轻人改编了客家民歌。在大舞台上,他掏出了方言摇滚的冰山一角。

要说方言摇滚/民歌/说唱,一直是中国“土摇”(当地摇滚)的一大类。毕竟,20世纪80年代从西方引进的摇滚音乐是在中国发展起来的,它必须与当地的音乐资源共存才能生存。其中一个关键资源在另一组叙述中被称为“民歌”。

在我们的刻板印象中,土壤摇晃和民歌属于两种风格的绘画,由一个维度墙隔开。一个是在地球的中间,另一个是.想想在电视机上是“女儿”的国家歌手,或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真实艺术。

然而,这种刻板印象绝对不是“民歌”。

例如,X博士的奇点《云南地下山歌的厂牌研究》,在“开启新世界”的基调中,表达了当今城市年轻人对新世纪云南民歌野性(粗俗)的惊讶。民间音调一直是无拘无束的。近年来,随着“地球文化”的审美表达,我们对民歌的认知维度不断扩大,不断颠覆和转变。

尽管来自互联网的凝视往往过于单一,但在地方和城市地区的转型浪潮中,“民歌”长期演变,并且处于时空的差距中。说起来,摇滚和民歌原本是都市产品,民歌也是如此。现代人喜欢真实,但现代性本身就是喜忧参半 - “原始生态”恰恰是城市的想象。

在这一点上,全国摇滚音乐家苏阳知道。

21f5d11a811c66cb473bfaa6abdde01a.jpeg

苏阳的音乐植根于黄河流域的文化土壤。他用流行音乐嫁接和改进了华尔和秦歌等西北民族音乐,创造了一种新的音乐语言。发行的专辑是《贤良》《像草一样》《河床》。 Suyang的演唱版《官封弼马温》是电影的推广歌曲《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2016年,苏阳推出了“黄河流”艺术项目,于2018年发表了一系列散文《土的声音》,并于2019年制作了一部纪录片《大河唱》,与家乡一起摇滚。

212269ce15659d82a0e64574a4a06de5.jpeg

“中国老说唱”如何战斗?

女儿,你和我预约__________?西北花,是古代的陌生人?封建迷信拯救了皮影戏?鲜花是中国的老饶舌歌手,故事讲述的是东方布鲁斯?那个所谓的“老民间艺术家”是当时街上最酷的婴儿?

工厂和我的儿子苏阳实际上是一个“假的”西北人。他居住的银川是一个典型的西北地区,但在符号意义上却不是当地的西北地区。银川人来自世界各地。工厂和矿山的孩子大多是前往银川建城的外国人的后代。苏阳音乐的“西北风”并不自然,而是来自田野的奔跑。

这或多或少地反映在20世纪80年代音乐界的“西北风”中。当然,20世纪80年代本身就是一个普遍存在的时代。 “西北”的能量辐射到文学和电影界。例如,赵继平在早期的电影中使用了很多陕北音乐。

对于音乐产业而言,“西北风”可能是20世纪80年代最受欢迎的风。 “当时,欧美摇滚音乐并没有大量进入该国,流行音乐的汇编模仿了香港和台湾,所以我认为当时的西北风仍然很有价值,”苏阳说。作为中国大陆第一波原创流行音乐的开端,“西北风”结合了摇滚,民族和流行风格。

“西北风”有多热?

1987年,《信天游》变成了一个城市流行的未成年人,据说到1988年底,即使在对广州北方风格漠不关心的岭南地区,“西北风”也被演唱了。卡拉OK厅。

追溯到“土壤震动”的历史,“西北风”也有相当的作用。崔健的《一无所有》被评为受人尊敬的产品。许多人认为它类似于《黄土高坡》,它代表了中国人心中西北风的血脉。

西北风演唱本能,唱下潜意识,节奏简单,甚至单调,但它很简单,容易捕捉。它还强调存在感和空间感。《大河唱》早年,四个苏阳人遇见风时在西北相遇,讲故事,花,影,秦称为“黄河F4”。

所谓的“老民间艺术家”就是“中国的老说唱”,这是街头最酷的尴尬。例如,唱“花”是一个单词。

就像世界的转折一样,云南的民歌爱好者就像昆明各个广场的海湾。西北部的“鲜花”粉丝也在山上歌唱。唱歌的空间非常广阔,男女都很放松,充满活力,在比赛中有紧张感。 “花儿”不适合在家里唱歌,因为男人和女人互相戏弄,还有一个与我相似的“老司机”,类似于宁夏版,唱的民歌正在兴起。

在西北,民歌唱得很好,虽然它可能无法为你赢得一个女孩,但总能获得荣誉。

36c81ee1f50572ce4d53603ca4d4af63.jpeg

打击“地球文化”的发泄

对于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民歌就是生命;对于那些扎根于城市的人来说,民歌属于“收风”。

至于如何“振兴”民歌,关键是要把土地的继承与中国的方式联系起来。从西北日常生活中发展起来的鲜花,新天佑,秦草,在电视上演变为正式的,象征性的声乐演唱,或者以过度消费的形式发展成商品,民歌作为表达继承而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失败了。

“花和岩石的结合是新的,但你还不够原创。”当苏阳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讲时,观众对此表示质疑。

苏阳回答说:“我不能唱得那样,他们唱花,他们从小就是羊,生活关系不同。我是工厂的孩子,我有自己的歌声,我想表达这一刻的时刻。中国。它不是传统民歌和民间文化的传统元素。它不是都市人想象的“原生态”的副本,而是充满才华,幽默,故事,能量音乐背后的创意结构,背后的生活关系,以及其他人重组音乐的方式。“

这些作品改变了民间音乐的形式和表现。与民众一起,民歌不会死。但今天的“民间”怎么样?

“如果苏博博被认为是西北的代表,那可能会有点狭窄。事实上,他是回归中国的地方。”纪录片《大河唱》导演杨志珍看到了这一点。

但是“本土”/“本土”的含义现在变得不清楚。

日本的富士摇滚音乐节(Fiji Rock)刚刚结束,中国的摇滚品种仍在煽动,快速发展的农业迪斯科舞台方兴未艾。在充满拼贴画的网络世界中,公众没有面孔,但民歌的春天却在疯狂地增长。云南民歌《老司机带带我》被网络时代的第二元素拦截网站和游戏玩家“激活”成日常用语;在短暂的视频时代,快速的红黑猫警长Giao在“大地风味”自由泳中跳舞。当地与民间关系的模糊性:“不要忘记最初的心,根植于土壤中的是朴实的味道之王。”

“国家就是世界,而本地就是世界。”打出“地球文化”的口号,是即将到来的民歌春天?

#反流行福利社

精彩的消息,给苏博博《土的声音》一本书!

#参考籍目

b2ee450c909f209f4ef96acf8fa54ac3.jpeg

《土的声音》作者:soyo版本:慷慨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5月

805f446768a25af459712c9e80b7adf6.jpeg

《摇滚危机:20世纪90年代中国摇滚音乐研究》作者:王谦版:2015年7月上海书店出版社

9a096345b6bb808002a99cc8ff2b0600.jpeg

《来自民间的叛逆:美国民歌传奇》作者:袁悦版:阅读图书馆|明星出版社于2018年11月

- 结束 -

联系反向流行聊天办公室的主管?

dd9f78fd841241b374a6b2a88ccd79af.gif

林景文;校对:严永军未经出版商或新京报的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欢迎转发给朋友圈。